您當前的位置 :首頁 > 新聞 > 民生報道
投稿

小崗新生代: 改革青春物語

2018-12-20 08:37:25 來源:安徽網庫 作者: 責任編輯: 點擊圖片瀏覽下一頁

  這是2018年12月里尋常的一天。

  17歲的嚴海月努力練習著新學的瑜伽動作;

  34歲的關正義面對機械設計圖絞盡腦汁;

  37歲的楊越嶺正忙著喂羊……

  他們,都是小崗村的年輕人。

  40年前,18枚紅手印開啟了中國農村改革的序幕,小崗村因此成為改革的標志。薪火相傳中,小崗人不斷變換自己的人生坐標——有人走出小崗,去城市中打拼;也有人帶著在外奮斗的經驗與對故鄉的眷戀回到小崗,開始新一代農民的生活。

  不管人生如何選擇,責任一如40年前。

  嚴海月:從小崗出發

  2018年高考,嚴海月以高出一本線58分的成績考入安徽財經大學法學專業,成為一名大學生。

  除了學習,她還加入了多個社團、選修瑜伽課程、參加演講比賽。像剛剛張開羽翼的鳥兒,嚴海月盡情享受著豐富多彩的大學生活。

  幼年時隨外出打工的父母在上海生活,6歲回到小崗村,在村里讀完小學、初中,又到縣城讀了高中。一個農村孩子考上大學有多不容易,嚴海月全部懂得。

  雖然高考差幾分沒能如愿考入自己理想的大學,卻已給爺爺嚴宏昌掙足了面子。升學宴那天,爺爺喝了好多酒、說了好多話,笑得嘴都沒有合攏過——“爺爺一直是個安靜嚴肅的老人家,雖然很疼我,可我總有點怕他。但那天之后,我覺得爺爺親近了很多。”嚴海月說。

  嚴宏昌日常生活很簡單,也很少向晚輩提及“大包干”帶頭人的輝煌歷史。只有在孩子們浪費東西時才會說一說老一輩年輕時的艱辛。

  這種樸素、珍惜潛移默化地影響著孫女——嚴海月上大學用的還是高中時的舊手機。她說,身邊雖然有很多同學都用上了新款手機,但是自己這個還能用,沒必要攀比。

  讓嚴海月介意的是,城市同學有的會彈鋼琴,有的會畫畫,而她卻沒有什么文藝特長。

  “小時候村里根本沒有條件學,但是現在我弟弟在村里,又是學武術、又是學足球。”嚴海月說,她回家看到這幾年政府加大投入,小崗小學鋪上和城里學校一樣的塑膠跑道,教室里添置了各種多媒體設備,非常羨慕弟弟。

  嚴海月見證著小崗村“慢慢變得更好”,但她總覺得小崗“還不夠好”。

  “我已經決定了,畢業后去上海讀研究生。小崗村的未來究竟該如何創造,答案不一定在小崗。我要走得更遠、站得更高,那時再回頭看小崗,應該會有不一樣的回答。”嚴海月說。

  關正義:離小崗200公里

  關正義已經感受到了中年危機。

  他的爺爺是“大包干”帶頭人中最年長的關庭珠,去世時,關正義只有1歲多。

  關正義現在在省城合肥的一家公司做機械設計,并且有了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,享受著生活的“小確幸”:大女兒4歲,小女兒剛剛滿周歲。幾年前他將父母從小崗接來同住,老人幫著照顧孩子、做飯,好讓關正義和妻子專心工作。周末時,祖孫三代還經常去合肥周邊的景點游玩。

  前不久,母親突發急性胰腺炎,一下子打亂了小家庭的節奏。“父親在醫院看護母親,我只能跟單位請假,家里和醫院兩頭跑。愛人又要上班又要照顧孩子,也非常辛苦。”關正義嘆口氣。

  像所有“80后”一樣,贍養老人、教育孩子,都是關正義需要承受的重擔。就像少年時他肩頭沉重的擔子一樣,他要咬牙扛起,不能放棄。

  作為家里唯一的男孩子,父母供他上了合肥的一所大專,希望他能跳出“農門”。關正義回憶說:“當年每月500元的生活費,拿在手上總覺得沉甸甸的。”

  小崗村和父母給予他的,不僅僅是吃苦奮斗的精神,也有豐厚的物質基礎。他能在合肥買房,也是小崗村實行新農村建設后,父母將老宅和土地的拆遷款貼補給了他。而現在,輪到他付出了——舞蹈班、早教班,孩子的教育費用占到了小家庭開支的一半,但他覺得值。

  每逢年節,關正義總要帶著一家老小回到那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家鄉,在老宅小住幾日,會親訪友,吃吃家鄉菜,仿佛這樣總能從故土汲取一些奮斗的力量。

  他的身份證上已經是合肥市民,大女兒已經不會說小崗方言。但是關正義知道,自己的根永遠在小崗。“看著小崗村的日子越來越富裕,打心底里高興。”關正義說。

  楊越嶺:回到小崗

  楊越嶺是2009年回到小崗的。

  2001年楊越嶺大專畢業后到廣州一家企業打工,一直做到了車間主任。然而他總覺得有種漂泊感,總是惦記著家鄉。

  “讀完書就到大城市去工作,回過頭來想,家鄉可能就是因為我們這些年輕人出去了,造成人力匱乏,所以發展得慢了。”楊越嶺反思。

  創業的過程十分曲折艱辛,但楊越嶺始終堅信會成功:2009年他帶著打工的收入投入養鵝,但是好幾年時間都沒有賺到錢。2011年他再拉來投資10萬元改養羊,一直到2012年秋天才首次盈利:280頭羊,每市斤14.5元,收入24萬元。

  現在,楊越嶺已經成了小崗村的“領頭羊”:流轉土地110畝種草和玉米,養黃淮白山羊三四百只,每年可實現15萬元凈利潤;在他的帶動下,小崗村現有10多戶人家養羊,楊越嶺義務為他們進行技術指導并聯系銷路。他還盤算著要擴大存欄量,引入羊肉深加工等業務。

  對追逐夢想的年輕人來說,繁華的城市依然有很強的吸引力,而鄉村也逐漸展現出她的魅力和機遇。在小崗村致富能手及回村大學生情況登記表上,已經密密麻麻地寫了四五十個名字。他們有的從事畜牧或水產養殖,有的種植有機蔬菜或果木,成為村里新一批的致富帶頭人。

  改革是什么?在小崗村的年輕人看來,改革就是一代又一代中國人投入無數期望、勇氣和汗水,在巨變的時代里找尋自己生命的價值和意義。

  小崗村民對人的最高評價是“不孬”。楊越嶺覺得,他做成養殖園這件事,讓村民們豎大拇指說上一句“不孬”,同時點燃鄉親們奮斗致富的熱情火苗,比在外打工拿年薪更有意義。

  關正義認為,守住他作為兒子、丈夫和父親的角色,為家庭撐起一片天最重要。

  嚴海月正在積蓄力量,想在更遠更大的世界里追尋自己的夢想。

  這是2018年12月里不尋常的一天。18日,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在北京隆重舉行,18名“大包干”帶頭人作為農村改革的先行者被授予改革先鋒的榮譽稱號。無論在外地還是在村里,小崗村的年輕人紛紛打開手機、電腦、電視觀看直播,再次感受老一輩人開創時代的榮耀。而與老一輩人相比,小崗村的年輕人如今可以更加從容灑脫地面對人生的抉擇。

  他們,已接過了改革的接力棒。

文章來源:安徽網庫 責任編輯:
版權聲明:
·凡注明來源為“安徽網庫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安徽網庫所有。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
·凡注明為其它來源的信息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不良信息舉報信箱 新聞熱線 技術服務
關于本站 | 廣告服務 | 免責申明 | 招聘信息 | 聯系我們
安徽網庫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2005-2019 皖ICP備19011896號
< img src="123.png" style="float:left;"/>

皖公網安備 34010202601110號

经典黑杰克